#余若薇:民主派不止要四席全取,我們要四席大勝!】
#陳方安生:立法會不能繼續做政府的喉舌,香港需要更多有勇氣和承擔站出來的議員】

Audrey Eu 余若薇 :
//今日來到這裏我不知道應該嬲還是開心。嬲是因為本來不用來的,2016年港島區選民已經選出了羅冠聰,但卻因為政府入稟、因為人大釋法壓下來,DQ羅冠聰,又把法官拖下水,後來DQ周庭甚至連程序公義都沒有了。

但我亦有三個開心的原因。第一,區諾軒是非常值得支持的人,他不是政治明星,他是實幹型,既有議政能力,又有地區工作的經驗,認識區諾軒的人都會認同他是值得支持的人。第二,以往選舉民主派顯得一盤散沙,但今次區諾軒代表著民主派的團結, 大家可以一條心支持他。第三,他提出了法治不是阿爺話事,「法」字其實很有由來,法的水字旁,在古字中水是代表對所有人都是公平,代表明辦是否正邪黑白,正如周庭所言,法律柔軟若水,但水同時是堅毅的物質,水滴能使石穿。法治有真假之別,真的法治具備我剛才所講的特質,人人平等,但世上亦有假的法治,就是阿爺話事的法治,他們的法治是低層次的,是只講守法、是當權者手上維穩的利器,可以用來DQ議員,把議員送入監倉,黑白不分,指鹿為馬,是包容高官犯罪的法治。

真正的法治需要民主維繫,無民主的法治是假的法治,所以3月11日我們要支持民主派共同推舉的候選人,我們不止要四席全取,四席要大勝!//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陳方安生:
//今日來為區諾軒撐場,我覺得特別有意思。2007年我參加港島區補選,當時的對手是葉劉淑儀,今次區諾軒的對手也是一位葉劉淑儀支持的女士。2007年選舉的相對公平公正公開,但今次選舉卻連最基本的參選資格都可以被剝奪,可以以言入罪,連辯護機會也沒有。政府有權用盡,用盡一切手段防止民主派的年輕人進入議會。

我當年的立法會中不同政見的人也能有商有量。但今日建制派坐大,特別當六位民主派議員被DQ後,建制派隻手遮天,全面修改《議事規則》,廢除了監察政府的職能。區諾軒雖然年紀輕輕,但已有多年的地區工作經驗,今次臨危受命,代表民主派出戰,這需要很大勇氣和承擔,所以我鼎力支持區諾軒。立法會不能繼續做特區政府的喉舌,香港需要更多議員,能有勇氣、有承擔站出來,為香港人捍衞一國兩制、我們的生活方式和法治社會。//

評論

個評論